Daydreamer

【EC】【ABO】Black&Blue(七)

叁弎: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


***


“你不可以再弄伤我了。”


说这话的时候,Charles的外袍正脱到一般,松松地挂在手肘上。他一边解着领口的系带,一边困扰地皱起眉头,语气很是严肃,“我桌上已经堆满了待处理的工作。如果再生病的话,秋收季的筹备肯定要往后拖,更别提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


Erik从束裤里扯出下摆,脱下衬衫甩到地上。


“再说一遍,谁弄伤谁?”他问。


Charles瞥了眼他肩头还未痊愈的伤口,不太好意思地垂下头。


“那就换个说法,我们不可以再弄伤彼此了。”


他试着以较为和平的姿态商谈,但Lehnsherr却似乎并不乐意让他遂愿。


“如果你愿意屈尊配合的话,本来不至于如此的,尊敬的王后陛下。”


“我哪里不配合了?”


“你的配合,是指用牙齿撕咬我的身体吗?”


“Lehnsherr,不要逼我重提第一晚发生的事。”Charles愤然辩驳,“是你先动手的!”


“是你先挑衅的。”Erik冷笑道,“别再扮作楚楚可怜的受害者了,你也是执行者的一员。”


“那是因为我别无选择!”


“你有。”Erik脱口而出,“你还可以选择留下来,继续当我的王后。”


原本汹涌的情绪一下子哽在喉间,Charles下意识地抵住额角,回避了那道咄咄逼人的视线。


总是这样,永无止境的争吵,不管起因是什么,最后永远都会扯到这个问题上来。Lehnsherr到底在执着些什么?他为什么就那么固执地想要让自己留下来,当一个体面的装饰?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Lehnsherr。”


“我知道。”Erik干脆利落地回答,“所以你必须配合。”


“我哪里不配合了?”Charles的怒火又有复燃的趋势,“我他妈都愿意跟你上床了!”


“好极了,Westchester的明珠开始说脏话了。”Lehnsherr挂在唇边的笑容简直刺眼,“需要我提醒你,同我上床是你婚后必须履行的义务吗?”


“那么,需要我提醒你,同你结婚是我被逼同意的屈辱条约吗?”Charles完全被激怒了,“干你,Lehnsherr。”


“那你最好动作快点,”Lehnsherr面无表情地说,“再吵下去天就亮了。”


Charles忍无可忍地把腰带扔到他脸上。


可惜那上面没多编缀几颗宝石,他忿忿地想,不然至少能在Lehnsherr那张英俊的脸上砸出点红痕来。


Erik面无表情地扯开那块缠在脸上的布料,向他走来。迎着他的目光,Charles下意识地缩起肩膀,后退了两步。


他办不到。


Charles忽然意识到了这点。


固然,他已经习惯在Lehnsherr的面前摆出无动于衷的样子,但伪装下的真相却令他无奈。他会怀疑、会害怕、会不由自主地摆出迎敌的姿态。说到底,“无动于衷”也不过是自我防卫的方式。他没有办法像看待普通人那样看待Lehnsherr,他办不到。


Erik收回了试探的脚步,他抿起唇,颇为困惑地看着Charles,而后者已经自暴自弃地蹲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怎么回事?”


“我办不到。”


“什么叫做‘办不到’?”


“就是字面的意思。”Charles无意识地揉着头发,不再在意他向来注重的仪表,“要不还是像上次那样,或者……或者你干脆把我打晕过去,爱干嘛干嘛。”


“你把你的合法丈夫当做什么?”Erik觉得简直莫名其妙,“我不会就这么把Omega打晕,然后上他。”


“可我实在没有办法配合你。”Charles疲惫地说,“不然,今天就算了吧。”


Lehnsherr没有回答,或许是在犹豫,或许是在权衡,或许单纯只是在嘲笑他的怯懦。不论是何种情况,Charles都没有继续与他纠缠的打算。他并不常像这般气馁,或者说,之前从未。他也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向Lehnsherr妥协,他只是……只是实在累了。


或许,在前往Genosha的马车上,在举办婚礼的礼堂外,乃至在与Lehnsherr相处的每一个瞬间,他都并非不害怕,只是将普通人应有的恐惧隐藏起来罢了。它们悄悄地埋藏起来,化为梗在胸口的尖刺,在平日里只堪堪露出些许端倪。可一旦觑见他的外壳被病痛咬开了一道口子,它们边趁虚而出,露出锋利的毒牙,一口咬在他最柔软的地方。


Charles想念家乡的城堡,想念房间里松软的床铺,想念母亲亲手煮的甜羹和妹妹伏在他怀里的触感,她金色的发丝拂在他的鼻尖,总有种阳光的味道。病得最严重的时候,他甚至恍惚以为他已经回到了那个舒适的环境中,可睁开眼睛,他依旧在这里,依旧面对着那个令他困扰的Lehnsherr,虚与委蛇。


他恹恹地曲起膝盖,抱紧双臂。


Erik打量了他一会儿,而后捡起铺洒在地上的外衣,披在肩头。


“你是在求我放过你吗?”他问Charles。


“什么?”Charles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你在开玩笑吗,Lehnsherr?”


“那就打起精神,别露出这种被欺负了的表情。”Erik说着,向他伸出手,“Genosha没有这种会蹲在地上哭泣的王后。”


好极了,Lehnsherr总是轻而易举地就能把他惹怒。


Charles拍掉他的手掌,站起身来。Lehnsherr也不生气,站在床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来点酒?”


“你不是说……”Charles还记得他们并不愉快的第一次‘会面’。


“我是国王。”Erik冲他露齿一笑,“有权更改自己的决定。”


“你就是这般朝令夕改,才会引来那么多的不满。”Charles嘴上抱怨着,但还是不禁松了口气,“酒柜就在你左手边,谢谢。”


“你把酒柜设在床头?”Erik颇觉意外。


“在这种地方,想睡个好觉很艰难啊……”Charles故意叹了口气。


Erik没接他话茬。


“杜松子还是白兰地?”


Charles脸颊微微发烫。


“第二个的右边,”他告诉Lehnsherr,“还有大半瓶黑莓酒。”


即使Lehnsherr始终背对着他,那声代表不屑的嗤笑也依旧清晰可闻。


是啦是啦,北境的Alpha看不起南国温润香甜的果酒——那又如何?Charles托起腮,颇为期待地看着Lehnsherr端来的水晶杯。


反正今晚丢的脸已经够多了。








***


等待的时刻总是格外漫长。


Charles尴尬地看着对面的Erik。


如果平日的殿前会议不算在内的话,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和名义上的丈夫心平气和地坐在同一张桌上。少了那些永远达不成一致的议题,他突然发现他们能聊的东西少得可怜。


“唔……”他试着说些什么来化解这令人难堪的寂静,“你真的不来点吗?”


“总得有个人保持清醒,”Lehnsherr回答道,“才能在我们打起来之前及时停止。”


我很怀疑你会成为叫停的那一方,Charles想说,你看起来完全热衷于我们之间的争斗。


但他没说出口,或许是考虑到一会儿他们还得上床,又或许是因为上次他生病的时候,Lehnsherr并没有过分苛待他。


反正,绝不是因为今晚的气氛还算融洽。


Erik也很焦躁,他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手指却情不自禁地握住了Charles桌上的一枚棋子。


“这棋盘……”他也试着找点话题,“你平时经常下棋?”


Charles点点头。


“和什么人?”


“你是在审问我吗?”Charles抗议道,“我是在喝酒,但还没醉。”


“不,我只是……”Erik解释说,“只是觉得……也许我们可以来一局,消遣消遣。”


Charles瞪了他一眼,放下酒杯。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国王陛下?我答应给你一个继承人,可不是为了讨你欢心。如果你想消遣,想找乐子,可以,去找你的情妇,别来找我。”


Erik的眉头又有皱成一团的趋势。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别来烦我。Lehnsherr,我没道理在照顾你国家的同时还照顾你的……”


“不,不是那个。”虽然Charles的口气的确令人不快,但Erik选择暂时忽视,“‘我的情妇’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Charles气鼓鼓的,“别说那些暗示我应该离开你的Omega与你无关。”


“事实上,我的确第一次听说这种事。”Erik笑起来。


他在得意,Charles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点。这是个糟糕的话题,他不该给Erik一个为魅力而沾沾自喜的机会的。


Erik把那枚棋子放回了棋盘上,“Charles,哪怕是把眼线的百分之一派出去打听,你都会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过什么‘情妇’。”


Charles有些困惑,他试着回忆了一下,意识到Lehnsherr说的不无道理。他的确从未把手上的资源用于探听Lehnsherr的隐私。纵然曾有属下提议,但他始终认为这样的行为有失风度,更何况——他垂下眼睛,看着手里的酒杯。


以他的立场去插手Lehnsherr的感情生活,总有那么些争风吃醋的嫌疑。


“可是,”他强行辩驳,“总有那么几个的吧?行军路上的陪侍?酒馆里的女郎?”Charles回忆着吟游诗人们传唱的那些艳情逸事,“寂寞的公爵夫人?神秘的异邦美人?”


他每列举一个,Lehnsherr就微笑着摇摇头,到最后,Alpha唇边的笑容已无法抑制。


“天啊,Charles,”他笑着说,“你到底听过多少莫名其妙的故事,才能有这般丰沛的想象力?”


Charles不会承认这点,但他的确曾一度沉迷于各种稀奇古怪的小说画册。


“你勉强算个不错的国王。”他又灌了一大口酒,“但依旧是个糟糕透顶的丈夫。”


Erik审视着他两颊的红晕,阻止了他再度续满酒杯的举动。


“我觉得差不多了。”他干脆利落地把酒杯夺走,“过来。”


Charles抗拒地伸手去抢,僵持不下的当口,他忽然想起一个名字。


“那Lady Frost呢?”他迫不及待地求证,“整个大陆都知道你们和Shaw的故事,她总不会是谣言吧?”


Erik的笑容消失了。


“Emma不一样。”他扯着那个醉鬼的衣襟,往床上拖,“但与你无关。”


Charles自以为戳中了他的软肋,在他怀里吃吃地笑起来。


“噢,可怜的小Erik。”他拿热乎乎的手掌贴在Erik下巴上,语带怜悯地嘲笑,“她不要你,对吗?就算你成功地干掉了黑皇,她也不愿意成为你的皇后,是不是?”


Erik咬着牙,把他扔到床榻上。该死,Charles比他想象的沉一点。


“闭嘴,Charles,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他恐吓道,“别对你一无所知的事情忘加揣度。”


Charles醉眼朦胧地陷在被子里,抬起下颔打量着愠怒的Alpha。他微微张开嘴唇,有那么一个瞬间,Erik以为他又要从那两片诱人的唇瓣里听到些什么扫兴的言语。但在Charles出声之前,床头的灯柱顶端传来清晰的“呲啦”声。


燃烧了前半个夜晚的油脂没能撑到后半夜,毫无征兆地燃尽了。


在突如其来的黑暗里,另一个人的呼吸和嘟哝就显得尤为明显。Erik眨动着眼珠,在捕捉月光的同时思考着要不要喊来守夜的侍女,可是床上悉悉索索的,Charles摸索着握住了他的手臂。他俯下身,试着去听对方模糊的呢喃。


“你说什么,Charles?”


他身下的人张开口,在说话前先打了个小小的酒嗝。


黑莓酒的味道并不难闻,Erik想,若不是灯灭了,他或许就能看到Charles更为失态的一面了。而下一秒,环上他脖颈的手臂令他怔在原地。


“别开灯,就这样吧。”Charles小声说,“我……我大概准备好了。”










TBC.


——————————————————————————————————————————————————————————————————————


翻来覆去地改大纲,总觉得迷惘。很怕把想表达的东西写成雷点,甚至认为它本身就是雷点。迟迟不敢下笔,对角色的情感控制也很生硬,陷入自我怀疑的焦虑中不可自拔。

【EC】【ABO】Black&Blue(九)

叁弎:

传送门:(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


***


和煦的阳光在日晷上投下纤长的影子,伴随着主塔上悠扬的钟声,封锁着王宫的拱门在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开启。踏上那些铺着长毯的大理石台阶,穿过那些戒备森严的重装守卫,任何人都能在穹顶上漫天诸神的注视中跪下,向王座上的王与王后陈诉他的冤情,拥抱他的审判。


任何人,无论贵贱。


每周一次的觐君日无疑是当年王后陛下石破天惊的一着棋。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他的计划实在荒诞可笑,但偏偏国王却鲜有地表达了赞同。而当王后及其下属将这个计划真正运作起来,把工作拆分到了筛选和防卫的细节时,他们才知道他是认真的。


一开始,向来肃穆的王宫门口喧闹不已,甚至连后院修剪花枝的园丁都为此头疼不已。但当王后当众惩处了几个凑热闹的无聊人士,又把审议的场所换到圣堂之后,无序的混乱渐渐止息。


信徒们感叹在神的目光下无人敢于放肆,但也有别的观点认为不过是那数百级的漫长阶梯阻挡了好事者的步伐。而真正怀揣着愤懑和绝望的人,千里迢迢奔赴至王都,风餐露宿只为了等待皇室敞开大门的那一瞬。两年来,在门口翘首以待的人从未消失,但的确在逐渐减少。王座上的君王判决公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至少举国上下的人们知道他们始终拥有一扇门,一扇给受害者以希望,给施虐者以震慑的大门。


而现在,那扇门的缔造者,却端坐在他的后座上,懊悔不已。


似乎每一次跟Lehnsherr过夜后,他都会被负面情绪攥在手心,Charles暗自思忖,当初做下的决定真的是合理的吗?


Erik看着他坐立难安的样子,凑过头来。


“你自己要拒绝那个垫子的。”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


“根本不是垫子的问题,”Charles咬紧了牙根,“老天啊,你就不能遮一下你的伤口吗?”


“是你造成的伤口,又不是我。”Erik理所当然地回答,“再说这回你咬的又不是肩膀,我能怎么办?戴个面具来吗?”


的确,伤口在Lehnsherr身上,但所有人在注意到国王陛下嘴唇上撕咬的口子后,第一反应都是看向双唇依旧红肿的王后。Charles绝望而又无奈的认识到,恐怕整个宫廷的人都知道他们一起过夜了。考虑到今天见的可不只是内部人员,也许宫廷外的平民们也都知道了。


而最可恨的是,看起来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对此耿耿于怀。Lehnsherr在结束对话后就把注意力重又放在了在台阶下号哭的子爵身上。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在控诉一名军士绑架并侵犯了你的女儿,并且为他的长官所包庇?”


“是的,尊敬的陛下。”


“而你,”Erik将视线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对此供认不讳?”


“是的,陛下。”那位年轻的军士低下头。


“很好。”Erik沉下脸,“既然你在我的军队里服役了好几年,就该知道犯下这样的错误会受到怎样的惩罚,连带着你的上级……”


“请不要责罚我的长官!”军士惶恐地抬起头,“他是无辜的!是我说……欺骗他说我和Rose是真心相爱的,他才会帮助我们逃跑的。”


“那他的罪名也会加在你的头上,”Erik冷冷地说,“强奸、绑架、欺瞒……Genosha的军队里容不下这样的渣滓。Scott,取我的剑来。”


“等一下!”Charles不得不在鲜血染红大理石砖前出声制止。


“如果王后看不得这种场面,可以暂时退避。”


“我不是在害怕,Lehnsherr!”Charles扬声道,“在你下决断之前,给我几句话的时间总可以吧?”


捧着长剑的Scott站在他们身前,进退维谷。直到Erik冲他抬起下颔,他才退到一旁。


Charles松了口气。


他走下后座,制止了上前阻拦的侍卫,躬身握住那名军士的手,“抬起头来。”


军士颤巍巍地抬起头,“抱歉,your grace,您实在不必对有罪之人如此宽厚。”


又来了,永远都温柔亲切的王后陛下——Erik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看着我。”他听见Charles柔声问道,“她叫Rose,是吗?”


“是……是的,”那名军士看上去竟有些失魂落魄,“噢,天吶……Rose……”


“你已在众神之前立过誓言,确认你的所有证词皆无虚假。”Charles说,“但我还想听你再说一遍,你是否愿意承认掳走Rose并强迫她的罪行,你发誓?”


军士立时开口,“诸神在上,我发誓……”


“不,不是以神的名义。”Charles告诉他,“我要你以Rose的名义发誓,你们之间全无爱意,只有单向的逼迫。”


那名军士的嘴唇开始哆嗦,“我……我发誓,是我,我一个人……”


“说出来,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Charles轻声说,“或许对你而已是一种解脱,但你和她之间的关系从此就会覆上卑劣的阴影。你们的名字会烂在土里,被往日的亲人和朋友践踏,毫无半点荣誉可言。”


“我怎么样根本不重要!”军士终于崩溃地吼出声来,“可Rose是无辜的!自从她被抓回去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诸神在上啊……我只是想让她从那又冷又暗的地牢中出来……”


“谎言!”刚才还仿佛被军队百般欺压的子爵挣扎着扑过来,“骗子!可耻的撒谎者!”


Erik挥挥手,他就被侍卫从Charles和军士的身边拉走了。片刻之后,Scott带人搜查了那位子爵的府邸,将他的女儿带了出来。而她甫一来到殿上,便抱着军士的肩膀,嚎啕大哭起来。Charles暗自叹息,果然,又是一对因为阶级差距而被拆散的情侣。


而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国王有多痛恨仗势欺人的贵族。


果然,Charles站起身的时候,看到Lehnsherr已经走下了台阶,手里还握着那把处决用的双手重剑。


“Lehnsherr,”他赶忙劝阻,“你不能在那女孩的面前杀了她父亲。”


“什么样的父亲会把自己的女儿关进牢里,还试图害死她的爱人?”Erik反问道。


Charles不禁默然。


令人难过的是,就他所知的情况而言,这样的悲剧并不在少见,尤其在是那些只有一位Omega诞生,却翘首期待着凭借联姻而一举跃上更高阶层的家庭中,更是屡见不鲜。


“至少,他罪不至死。”他只好这样回答。


覆着鞘的剑尖点在地上,发出铿然响声。Erik看着那个匍匐在地,面无人色的子爵,露出冷笑。


“你觉得普通军士配不上你尊贵的姓氏?”他欣赏着那人因为剑鞘与石砖的摩擦声而颤抖不已的样子,“子爵是吧?也并不十分稀奇,如果我现在就敕封他为……”


“Lehnsherr!”Charles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这对其他人来说不公平!”


Erik顿住声,收敛了暴涨的怒气。


“撒谎,诬告,依照法典除以鞭刑。”他厌恶地看了眼瘫软在地上的身体,“拖下去吧。”


“至于你们……”他看向那对黏在一起,忙着互诉衷肠的情侣,“不论原因,他依旧对诸神和王室撒下了谎言,依照法典除以杖刑。但我在诸神面前宣布绑架和强奸的罪名并不成立,你们的结合将受到国王的祝福,无人再敢加以质疑。”


“还有王后的。”Charles补充道。


“多谢国王陛下!”军士不停地道谢,“多谢王后陛下!感谢诸神,您的确如传闻一般聪慧而睿智。”


“而我,被反衬得像个愚蠢的暴君。”Erik自嘲道。


Charles迅速地瞥了他一眼,没琢磨出他脸上的表情是否有生气的痕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军士慌忙解释道,“我们都感念国王陛下的公正严明,是我对您撒谎在先了,您只是没有分辨出来而已……”


哎,Charles惨不忍睹地别过头,这傻小子,怪不得会被未来岳父忽悠着差点送命。


好在Erik的心情尚且不错。


“在我拿鞭子抽你前,下去吧。”他摆摆手,“下一个求见的人在哪里?”








***


被中午的那场闹剧耽搁了些时间,等他们处理完所有的事务时,长廊外的天空已经接近昏暗。出于节俭考虑,Erik并没有命人点上环绕着圣堂的琉璃灯盏,而是在王座旁竖起两根灯柱。


看着最后一个人谢恩离去的背影,纵使是他,也依旧松了口气。而Charles更是早已支撑不住,托着腮靠在扶手上打起了呵欠。


“我今天差点犯了错,”Erik考虑了片刻,还是开口道,“你纠正了它,这很好。”


Charles的双眼原本还惺忪地垂着,听到这话颇为吃惊地乜了他一眼。


“是我听错了吗?”他求证道,“英明神武的国王陛下也会犯错?”


Erik无视了他的挑衅,“你是怎么看出他们在撒谎的?”


“护腕。”Charles又打了个呵欠。


“护腕?”


“你看到那个军士的护腕了吗?与他粗朴的穿着不同,它们缝合得很精细,甚至在虎口处,还绣上了一朵小小的玫瑰。”Charles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当你宣判他死刑的时候,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惊慌失措地求饶,而是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亲吻了一下那朵玫瑰。试问,如果Rose是被他强逼的,又怎么会为他缝制这么一副护腕呢?”


Erik对此完全没有印象。


“你有一双优秀的眼睛。”他说。


不只是外表意义上的“优秀”而已。


“谢了,但我更倾向于承认我有个优秀的头脑。”Charles微微睁开眼,露出一个颇为狡黠的微笑,“很显然,有些人并没有。”


Erik不置可否地召来掌灯者,准备起身离开。


“真的吗?”Charles感觉像是一圈打在了棉花上,他小跑几步,追上了Erik的步伐,“你竟然不生气?”


“没什么可生气的,我的确犯了错。”Erik回答道,“Azazel也警告过我,说领兵是一回事,但统治完全是另一回事。”


“Azazel擅长讲真话,”Charles不禁称赞道,“我还挺想念他的。”


Erik停下脚步。


“是你孜孜不倦的努力让他萌生了去意,现在你跟我说你想念他?”他语带讽刺,“要不要给他发个渡鸦,告诉他你愿意收回之前针对我的全部诋毁?”


Charles有些脸红,所幸灯光昏暗,Lehnsherr看不见。


“我只是说出了没人敢说的真话而已,那不叫诋毁。”他争辩道。


“罢了,我今天累了。”Erik看着前方,“反正或早或晚,他们都会离开我的,也不全是你的功劳。”


Charles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继续嘲讽眼前这个略显落寞的君王应该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但他偏偏完全说不出口。他在走廊的尽头默默转过身,因为他的寝殿与Lehnsherr是另一个方向。
“Charles,”Erik叫住他,“好好休息,我明天再去找你。”


“什么?”Charles吃了一惊,“我们原本的计划是每周……”


“时间紧迫。”


“可是……”


“没有可是。”Erik说,“这是命令。”


Charles盯着他破损的嘴唇,非常后悔刚才没往他的伤口上再补一刀。








TBC.


——————————————————————————————————————————————————————————————————————


国王陛下表示查查好吃,不够吃,要求加餐。

阿软:

女装注意
一时嘴快的万磁王再次被脑 遭到了被叫公主的小教授的黑心报复

授权转载 授权见主页 禁止二次转载
推:リリィ@strawberiry

赤兔酱:

上次的抽奖点图
大概就是大家去看雷神3了!!!总之就,沙雕小故事(

阿软:

伤及无辜

授权转载 授权见主页 禁止二次转载
推:リリィ@strawberiry

萧叔ANAR:

画一条欧美群像线稿,因为太长,截成三段请翻页😁本来打算万圣节发的,可吃的cp太多惹,结果越画越长,然后我又墨迹,于是拖到现在_(:з」∠)_
按顺序EC,AL,TL(伪),伏哈,福华,基锤,拔杯,盾铁,贱虫 (喜欢程度不分先后,) 
一路萌过来的CP们啊啊啊!!!!其实还有的,真想一直这样画下去!!他们都特别好,我太喜欢他们了!!! 😭😭😭
最后一张是完整的,但画质不清晰,想要保存清晰的观众老爷们,请走微博 
https://weibo.com/5097557918/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is_all=1

好了,我要去做正事了,正在前往努巴尼(σ°∀°)σ

阿软:

远程在线下棋


授权转载 授权见主页 禁止二次转载
推:リリィ@strawberiry

阿软:

撒娇

授权转载 授权见主页 禁止二次转载
推:リリィ@strawberiry

被遗忘星球的爱歌:

 #金刚狼3:殊死一战# #EC# #X战警# #狼队#中年男人罗根的一天……我为啥要在白色情人节发这么心酸的东西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啊………………

染黑兔子:

Marvel幼儿园,全员三岁半系列

p1猎鹰小朋友表示报告老湿隔壁床罗大盾午睡不按时睡觉放了一中午的闪光弹本宝宝还睡个麻痹哟

p3三岁半的内战!好像只有个别小朋友是认真的,其他小朋友表示打内战不如吃果果、打内战不如早恋、打内战不如上天……

p5爱笑的老师最可亲!

以及长胡子的小朋友的胡子是画上去的才不是过早发育呢胡子也不是本体什么的呢哼_(:з」∠)_